最是幽默杜少陵,最是幽默杜少陵——浅论杜甫诗歌的幽默意识

最是幽默杜少陵,最是幽默杜少陵——浅论杜甫诗歌的幽默意识
若问唐朝哪位诗人的著作最深重,那么大部分人的答案会是杜甫。可若是问唐朝诗人的著作最有诙谐呢?答案仍是杜甫。毫无争议,杜甫是我国甚至世界上最巨大的诗人之一。他是唐代诗人中集大成者,他在文学方法与内容的多方面成便是巨大的。但是历代的人,除了学习研讨杜甫的文学著作外,对他的品格性格也推崇备至。正如王国维在《文学小言》中所说:”三代以下之诗人,无过于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此四子若无文学之天才,其品格亦自足千古。故无崇高巨大之品格,而有崇高巨大文章者,殆未之有也。”杜甫品格崇高巨大在哪里?咱们首要想到的便是他那志在全国的人生信仰和推己及人的仁慈精力,以及他致君尧舜的政治抱负和知本察隐的政治器识、沉重深广的忧患认识。这些都是正确的,但往往描写出来的便是一个极端严厉、正派且满脸愁闷的杜甫形象。同年代不乏和杜甫相同忠君爱国、忧国忧民的文人,可为什么在其时,唯有杜甫反映天宝年间的乱离最多呢?因为他不会被人世的悲苦压垮,而那支撑他的力气正是源于他诙谐的性格。说杜甫有诙谐性格的根据从何而来,自然是从他的诗篇中表现的诙谐认识来。接下来笔者将会从两个部分来谈论杜甫诗篇中展示的诙谐认识——杜甫的戏题诗和杜甫的非戏题诗。1、 杜甫的戏题诗杜甫的诗篇共有一千四百多首,他的戏题诗共有三十四首,占了他诗作的百分之二。唐代樊晃在《杜工部小集序》中说道:”《文集》六十卷,行于江汉。常蓄东游之志,竞不就。属时方用武,文雅将坠,故不为东人所知。江左词人所传诵者,皆公之戏题剧论耳,曾不知君有大雅之作,当今一入罢了。”可见唐朝时盛行的便是杜甫的这种戏题诗篇。在说杜甫戏题诗之前,咱们有必要了解一下戏题诗开展的进程,只要这样咱们才了解杜甫的戏题诗为什么这么盛行。现在最早的戏题诗是萧梁年代,梁武帝最早创造戏题诗,共两首,其间一首名为《戏作诗》,内容如下:宓妃生洛浦。游女发汉阳。妖闲逾下蔡。神妙绝高唐。绵驹且变俗。王豹复移乡。况兹集灵异。岂得无方将。长袂必留客。清畦咸绕梁。燕赵羞容止。西妲惭芳香。徒闻殊可弄。定自乏明珰。唐曾经的戏题诗便是以这种以女色艳情为主,还有君臣、友朋之间的笑谈,和仿效别人诗体进行创造。这段时期的戏题诗无论是思维内容仍是表现方法都是空泛初级的。但是到了唐代,戏题诗有了巨大的改动,李白、岑参、王维都写过戏题诗。李白的《戏赠杜甫》现在仍被咱们津津有味: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早年作诗苦。在这首诗中李白以诙谐诙谐的方法勾勒出一个衰弱、为作诗烦恼的杜甫形象。由此咱们能够看到此刻的戏题诗特性明显,情感丰厚,趣味盎然了。但这样的诗篇仍是太少,不能满意人们需求,这种布景下,杜甫很多创造的戏题诗,不仅把这种新诗体的表现艺术面向了老练,还为后人留下了学习的范式。杜甫的戏题诗能够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以戏题写哀情,一种是以戏题写乐事,还有一种是以戏题写寓讽。第一种戏题诗有十二首,代表著作为《官定后戏赠》、《戏简郑广文虔兼呈苏司业源明》、《遣闷戏呈路十九曹长》和《戏题寄上汉中王三首》等。在这些诗篇中,杜甫的打趣其实蕴含着深重的沉痛。如《官定后戏赠》:不作河西尉:苍凉为折腰。老夫怕趋走,率府且逍遥。耽酒须微禄,狂歌托圣朝。故山归兴尽,回忆向风飙。这首诗写于天宝十四载,有”致君尧舜”抱负的杜甫做了官——右卫率府胄曹从军,这是一个八品的看守兵甲器物、办理门禁锁钥的官。抱负和实际落差太大了,而且这仍是杜甫反抗后的成果,他之前被录用的是诗中说到的”河西县尉”。若当了河西尉,则要阿谀服侍上司,杜甫认为这是一件苍凉且有损品格的工作,所以他用”逍遥”二字方法被调到率府后的日子。这是什么”逍遥”日子呢?靠着微博的俸禄喝酒,托庇于圣明的年代得以狂吟歌。逍遥自在到回乡的兴致都没了,回头看暴风烈烈。剧烈秉承着儒家”兼济全国”精力的杜甫,现在过着的是”逍遥”的日子,也是无所事事、空无孤寂的日子。抱负幻灭后的沉痛和因小人当朝无法被重用的仇恨在他心中挥之不去,所以他将这种情感诉诸笔端。他没有以更剧烈的方法表达他的绝望,而是以自嘲的方法来消解宽慰自己。傅庚生先生在《评李杜诗》中的一段话能够很好归纳这类诗的诙谐认识:”因为情感的真诚,加上后天学养接收着中庸与忠恕,他的思维也趋向于平实朴忠, 很简单令灵巧的人儿见出他的迂阔。他并不非常旷达,但却也理睬藉着谐趣来超逸他自己,有时含着两眼老泪傻笑着,有时笑得流下眼泪来。”即使杜甫常被这充满着愁闷的日子给冲击得落泪,但他尽力用着诙谐诙谐的认识,让自己笑起来,绝不容易屈服于眼前的日子。第二种戏题诗有十一首,代表著作为《戏赠友二首》《戏韦偃为双松图歌》和《数陪李梓州泛江有女乐在诸舫戏为艳曲二首赠李》等著作。这些著作或心机飞扬,以戏谑之语赞许友人的山水画,如《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中的”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淞半江水。”又或以友人祸事为资料,把这些祸事变得诙谐逗人起来,如《戏赠友二首》中,他的一位朋友被马踢了,导致嘴唇决裂,杜甫这样戏弄友人:”元年建巳月,郎有焦校书。自诩足体力,能骑生马驹。一朝被马踏,唇裂版齿无。壮心不愿已,欲得东擒胡。”这样的言语读来亲热,似乎咱们在和朋友沟通时开的无伤大雅的打趣。此种类型中的艳诗也值得咱们品尝,如《春日戏题恼郝使君兄》,杜甫写道:”使君意气凌青霄,忆昨欢娱常见招。细马时鸣金騕褭,佳人屡出董娇饶。愿携王赵两美女,再骋肌肤如素练。通泉百里近梓州,请公一来开我愁。舞处重看花满面,尊前还有锦缠头。”这几句中哪有什么衰弱的诗人,只看到风流的文人,他写下了过往宴会时高兴的心境,写下了愿能与佳人再见的希望,故戏题此诗佯恼主人公郝使君。这些诗篇是杜甫著作甚至日子中宝贵的顷刻轻松,也让咱们在勾勒杜甫形象时,除了愁闷和严厉外,也加入了几何的风流潇洒和惬意。第三种戏题诗则有《戏为六绝句》和《戏作花卿歌》,《戏为六绝句》是咱们很熟悉的一组诗,杜甫以绝句的方法来议论诗篇的创造和谈论。在这组诗里,有不少语句带着挖苦颜色,如”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今人嗤点撒播赋,不觉前贤畏后生”等,正如仇兆鳌在《杜诗详注》中的谈论:”此为后生讥讽前贤而作,语多跌宕挖苦,故云戏也。”杜甫直接以尖锐的笔调挖苦当今后生轻薄无知的思维和情绪,虽以诙谐方法,但情绪严厉。《戏作花卿歌》也是杜甫以诙谐的技巧表达他严厉的劝诫情绪的著作,全诗如下:”成都猛将有花卿,学语小儿知名字。用如快鹘风火生,见贼唯多身始轻。绵州副使著柘黄,我卿打扫本日平。子章髑髅血含糊,手提归还崔大夫。李侯重有此节度,人道我卿绝世无。既称绝世无,皇帝何不唤取守京都。”此诗主人公花敬定攻下绵州,斩杀段子璋。可他也居功自傲,骄纵枉法,所以杜甫前半部分夸他骁勇,然后半部分特别是最终一句,挖苦他的所作所为。此诗能够和《赠花卿》联合来看,”此曲只应天上有,人世可贵几回闻”也是杜甫因花敬定用皇帝乐,而用夸张诙谐的方法来嘲讽他这一悖理越法的行为。除了这三种外,还有《愁》、《戏作徘谐体遣闷二首》、《风雨看舟前落花戏为新句》这几首诗,这些诗篇的言语诙谐,是作者测验俗体写作的产品,蔡居厚就如此说:”文章反常,固亡尽头;然高下工拙,亦各系其人才。子美以’盘涡鹭浴底心性,独树花发自清楚’为吴体,以’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为俳谐体,以’江上谁家桃树枝,春寒细雨出疏篱’为新句,虽若为戏,然不害其格力。”由此可见,即使是单纯的戏题作,杜甫仍未落于俗套。2、 杜甫的其他诗篇除了在上面说到的戏题诗作中,杜甫流露出他以诙谐诙谐的情绪看待人生的一面外,他这种优异的性格也反映在其它体裁的诗篇中,如咱们所熟知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围绕着”穷年忧黎元”,杜甫感叹自己受挫的人生志趣、忧虑动乱的社会时局,但是这五百字中也有小小且沉重的诙谐——”沉饮聊自遣,放歌破愁绝”。杜甫借酒自己与自己消遣,歌唱以破除愁思。可这毕竟是苦中作乐,所以是沉重的诙谐,之后的情感便愈加沉痛悲愤了。《北征》此诗中也表现了这诙谐与沉痛的交错,最初所见皆是”所遇多被伤,嗟叹更流血”的疮痍天地,可杜甫笔锋一转,又记载”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车辙血”的可悦幽事。归家看见”垢腻脚不袜”和”缝补才过膝”的儿女,杜甫心觉内疚苍凉,可后又写下痴女”学母无不为,晓妆顺手抹。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的单纯行为。这些诗句的存在,正表明晰杜甫品格之巨大健全——能于磨难中发现欢悦,于欢悦中罗致力气,然后持续面临磨难。在研讨杜甫这部分诗篇的时分,咱们往往谈论的是诗篇中杜甫忧国忧民的认识和深重蕴藉的哀痛,很少注意到这宝贵的诙谐认识。学者叶嘉莹从与多个诗人比较的视点点评杜甫的这种宝贵诙谐认识:”我尝认为每一位诗人,关于其所面临的沉痛与艰苦,都各有其不同之反响情绪,如渊明之任化,太白之腾越,摩诘之禅解,子厚之抑敛,东坡之旷观,六一之遣玩,都各因其才华性格而有所不同,然大别之,不过为对悲苦之融化与躲避。其否则者,则如灵均之怀沙自沉,乃完全为悲苦所打败而毁命丧生。但是杜甫却独能以其健全之才性,表现为面临悲苦的正视与担荷。所以天宝的乱离,在其时一般诗人中,惟杜甫反映者为独多,这正因杜甫独具一份担荷的力气,所以才能使大年代的血泪,都成为了他天才培养的灌溉,而使其有如此强壮的担荷之力气的,则端赖他一切的一份诙谐与赏识的余裕。”笔者想,咱们该怎么了解杜甫,该怎么面临人生,了解杜甫诗篇中的诙谐认识后,或许有些新的其他领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